当前位置天佑动态 > 唐人观点 > 内容
  • 实景见证
  • 广州正源灯具新中式展示厅旗...
  • 富裕珠宝会所——中式装修设...
  • 苏州吴中地产中式别墅样板间设计
  • 北京东十二条四合院私人会所...
  • 湖北荆门私人会所——天佑唐...
  • 南京文莱风情山庄——天佑唐...
  • 沈阳世外桃源养生会所 ——...
  • 北京【大福红木收藏会所】 ...
  • 联系我们
    热线电话:
    400-003-0090
    地址:
   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创意产业园41-8号
    苏州市沧浪区姑苏69阁文化创意产业园
    山西大同鼓楼东街关帝庙西侧8号商铺
    归隐,是人生最大的陷阱

    发布日期:2018-05-07 09:30:42    来源:     点击:

    我们曾经写过很多人的隐居。

     

    古人隐居,必往山林深处去,清风明月,琴棋书画。久而久之,隐居的人在我们心中成了仙,留下的诗篇成了可望不可即的传说。

     

    以至于如今的人谈及隐居,也多以此为模板,总想要找一处山头,躬耕南阳,从工薪族一夜变农夫。

     

    但这样的隐居,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?真正的归隐到底是什么? 

    归隐,未必安逸

     

    在很多人印象中,归隐代表着一种自由自在、桃花源般的生活。但事实上,归隐并不代表安逸。它是一种选择,有所得,也有所失。

     

    住在终南山上的80后张二冬,曾有无数人钦羡他与世无争的生活:每天写诗画画,喂鸡养狗,种地晒太阳,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

    他却说:我建这个小院,总共才花费一万多元,似乎想要一个桃花源的生活并不难。可为什么没有多少人实现呢?问题在于,你是否能应对想象后的现实。

     

    桃花源只是一般人看见的白天,而“聊斋”才是晚上。我们总羡慕桃花源的生活,却不知道山上停水停电,严寒酷暑,乃至“鬼怪虫蛇”、空寂回音,每一样都能轻易打破你的美好幻想。

    入山归隐,得到的是大自然的宁静,失去的是城市的便利和安全。只有对现实有所觉悟,才足以谈归隐。

     

    曾有一位叫比尔·波特的美国学者,到终南山上寻访隐者的生活。他来到一座简陋的庙宇,那里住着一些尼姑,生活上完全靠自给自足。

     

    一个叫彻慧的女尼说:“需要的菜我都自己种,整个冬天光吃土豆。夏天,我每天都在菜园子里劳动。通常总有东西可吃。如果没有,我也不急。”

    如果你所理解的归隐,是到山上独居荒野,去面对陌生的自然,那么你需要的是勇气,还有一份对得失的淡然。

     

    它不是头脑发热,而是一种清醒的选择。

    归隐,是回归本心

     

    归隐意味着有得有失,那么舍弃,就是为了追求真正重要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它不是切断所有欲望,无欲无求,而是回归本心,选择自己认同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。

     

    像中国人的“隐居师祖”陶渊明,也不是一开始就选择归隐。他在官场几番出入,但做的始终是祭酒、参军、县丞一类的小官,不仅壮志无法施展,而且不得不在苟合取容中降志辱身,和一些官场人物周旋委蛇。

    迫于生活压力,归隐后他又数次出入官场。但宦海进出数遭后,他身心疲惫,终于看清“代耕非本望,所业在田桑”,42岁那年下定决心,不为五斗米低下头颅,退出官场,由追逐建功立业转向追求内心的安宁,哪怕生活不复光鲜,连喝酒钱都没有。

     

    若不是久在樊笼里,他不会明白复得返自然的可贵,不会真正认识到自己最重视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只有确定了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,才能不受诱惑、不怕艰难,坚定自己的选择。

    心隐,便是大隐

     

    在现实之中,我们囿于各种条件,既不能上山,也无法舍弃许多东西,似乎注定与归隐的超脱无缘。

     

    可我觉得,其实真正的隐,终归是心隐。无论处于何处,是深山老林也好,是喧嚣闹市也好,如果能在心中保留一片精神自留地,那也不失为一种隐的境界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总会想起台湾诗人周梦蝶。他年轻时流落台湾,身无分文,只能在街头摆书摊为生。他的书摊上,全是由自己挑选的文史哲书籍,内容艰深,常常乏人问津。但他从不推销,遇到知音人,反而会以书相赠。

    在繁华的街头上,周梦蝶守着他的小书摊,就像一个隐者守着自己的疆土,别人的眼光于他无干。哪怕物质清贫,对精神需求也不能有半分妥协。

    后来,他出版了两部诗作,随即在台湾声名鹊起。可他始终独自住在一座简陋的老房子里,每天慢慢地吃饭、写诗、读书,为了钻研一首诗耗费几十年。

     

    那时拜访他的不乏文化名流,像龙应台、余光中、李敖,但他从没借此求过什么名利。对他来说,有一个可以供他安静写诗的地方便已满足。

    在社会利欲的洪流中,周梦蝶像一块身处激流中的磐石,唯有诗歌是他的锚,他的归处。

     

    当一个人的内心有所寄托的时候,他才能这样从现实的藩篱中抽身出来,回到心灵的“隐”。

    生活中,我们也总有些时候,会为自己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,做回自己。

     

    也许是每晚下班回家,你会拿起放在角落的吉他,认真练习一首喜欢了很久的曲子。也许是每个周末,你会抛开所有工作和社交,独自去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,举着相机不知疲倦地拍下四季的美景。又或者,仅仅是在家中泡一杯茶,关上手机,静静地看一本书,读一首诗。

    我们未必身处山林,未必一定把自己与社会割裂开来,风里来雨里去。那些山林隐士所做的一切,最终也是为了保留自己内心一处无人打扰的花园。

     

    对我们来说,在为生活奔波劳碌的时候,仍不忘为内心的精神家园耕种,何尝不是一种归隐。

    此文关键字:陷阱人生

    上一篇:立夏。    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最新设计:
    艺术顾问: